有花盈袖

自娱自乐向写写小短文什么的,大部分脑洞以刀装问答为辅

(绝不标题空白,起名废的垂死挣扎)


刚入坑,婚刀是一颗高岭的草莓,我在这头,他在那头。【划掉重来】

刚入坑,婚刀是一点微微的繁星,我在这头,他在那头。

结婚后,婚刀是一座高高的围墙,我在这头,墙头在那头。 

后来啊,婚刀是一片虚无的此彼岸线,他在这头,我在那头。

其实啊,婚刀是屏后的剪影,我在阳光里头,他在阳光外头。

——完



叨比比:

咸鱼的我好久没更新了,就拿之前仿乡愁写的小诗来凑个数╮( ̄▽ ̄)╭

解释下第一段,刚入坑即使点送也并没有注意到他,所以用繁星之一表示。后面的三段应该挺好理解吧。

每天在婚刀含笑的目光中连墙都不敢爬......所以最开始只是‘我在这头,墙头在那头’的zz脑洞,忍不住填填写写的,然后......就这样了_(:зゝ∠)_

【刀剑乱舞】论冷却材难民是如何养成的

*ooc,私设如山

*我流本丸

*一期婶




      “最近的冷却材用得有些快啊。”

      清衣奈看着本丸资源数量的报告发出感叹,自己不过离开了几天而已,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荣升为冷却材难民了啊。

      乖乖窝在一旁吃油豆腐的狐之助抖了抖耳朵,一骨碌坐起来举起双爪,歪头想了想,又躺在地上举起四只小爪子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恰巧歌仙过来询问之前清衣奈答应帮他从现世带诗词集一事。清衣奈一拍脑袋,起身去扒拉行李箱,随口问道:“歌仙你有没有感觉我们冷却材用得挺快?”

      歌仙一僵:“是……是吗?”

      本来没有特别在意的,歌仙这反映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歌仙·撒谎一点也不风雅所以从不撒谎·兼定的表情十分纠结:“大概……知道一些吧。”

      竟然还真问对人了,清衣奈笑道:“那我来猜猜看好了。是不是你最近洗了很多被被的被被?”

      “并非如此。”

      “那,咪酱在研究好吃的,洗碗用了很多很多?”

      “也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难不成是大家打水仗用了?”

      “咳……”歌仙别过脸。

      “哎?还真是这样啊。”时已至夏,最近的天气变得炎热,他们去打水仗倒也不奇怪,不过……“你是不是也去玩了呀?”

      歌仙:“………………”

      清衣奈内心的小人捶地大笑,风雅的歌仙风雅的去打风雅的水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画面感太强,那是真的歌仙吗,不会是冒充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提到冷却材时他的反应才这么奇怪啊。

      为了给他留些面子,清衣奈清清嗓子,一派正经的安抚道:“没关系的,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这样挺好的。恩,我倒是希望你们能更活泼些呢,当然,鹤球那样的不算……啊,找到了,”递给他诗词集,看着他的表情清衣奈还是忍不住调侃道,“而且,我很好奇歌仙先生如此活泼的样子哦?”



      接过一期一振端来的柠檬茶,清衣奈伸了个懒腰。

      看着坐下来认真帮自己处理着文件的近侍,不由又想起了歌仙说起的打水仗一事。平时温柔可靠的兄长疯玩起来会是什么样的呢。笑得像个孩子?毫无形象打闹吵嚷?‘来追我呀,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噗。

      “主殿?”察觉到某道视线,一期一振停笔看过来。

      清衣奈回神,趴在案上好奇道:“一期,最近的打水仗你有和大家一起玩吗?”

      一期一振笑了笑:“没有。”

      哎,果然。

      “那弟弟们呢?”

      “恩,弟弟们都参加了,玩得很是开心。”

      闻言清衣奈满脸跃跃欲试:“下次我也要参加!”

      “恩。”一期一振应和道。

      “那我们一起好不好?”清衣奈期待的看向他,那样就可以看见刚刚脑补的画面了,真是越想越激动。

      “恩。”答应的毫不犹豫。

      同意了?竟然这么轻易地就同意了?自己都做好死缠烂打的准备了。清衣奈难以置信的再次确认:“真的?你听清楚我说的了?”

      一期一振弯起的金眸中清楚地倒映着清衣奈的身影:“如果是和您一起的话。”



      “阿鲁及这是怎么了?”堀川看着在远处树下傻笑了半天的清衣奈,转脸向身边喝茶的莺丸和小狐丸询问道。

      莺丸笑了笑,望向天空,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年轻真好呀。”


【刀剑乱舞】被揍的审神者

*ooc,私设如山

*日常欢乐向

*我流本丸

*婶有名字




      “总感觉最近主上有些偷偷摸摸的。”

      “以前主殿的作息都很规律的,今天我去唤她起床时她都还一副睁不开眼的样子。”

      “昨天半夜我在主的房门前打算为她制造第二天的惊喜来着,发现她房间里还有微弱的光,结果我什么都没来及布置就回来了,真可惜......”

      “制造惊喜?鹤丸你制造的是惊吓吧。”

      “这两天主一个人在房间时好像还一直小声念叨着什么又被揍了之类的?”

      “什么,竟然有人胆敢对主动手?!”

      “长谷部君,在没弄清楚敌人时先别拔……哎不对,你怎么会听见主的小、声、念、叨?”

      “是要去复仇吗?”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莺丸抿了一口茶,徐徐开口:“我们与其在这猜来猜去,倒不如直接去问主好了?”

      说的有道理,可是谁去合适呢,最好是可以让人放松警惕的小孩子,而且还经常和阿鲁及同流合污的……一致将目光瞄准趁乱偷偷从口袋里拿糖的包丁。

      “包丁,询问主殿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一期一振拿走他兜里的糖,继而微笑道。

      包丁:“……”



      “阿鲁及!”

      “啊,是小糖包啊,”清衣奈微笑着示意包丁掩上门,然后拉住他嘀嘀咕咕,“是不是我们囤的粮食又被你哥发现了?”

      一期一振对他俩零食甜品这方面向来管的很严,于包丁是怕他吃太多零食不好好吃饭,影响健康。于清衣奈则是因为她的牙不好,吃多了会牙疼。

      “没有,就是我身上的糖被一期尼没收了呜呜呜。”

      “那就好……”

      “呜呜呜阿鲁及!”

      “咳……”清衣奈撇过头轻咳一声,“对了,听说最近万屋那边上新了XXX巧克力,味道一级棒!我给你些小判去瞅瞅?”疯狂明示。

      “哎?那……”

      确认过眼神,是要一起偷吃零食的人。

      于是,高高兴兴的包丁拿着小判刚迈出房门还没走几步就被一期一振发现了。

      原本身负的重任?早就被清衣奈带歪了。

      包丁打探消息计划失败。



      “阿~鲁~及~”乱酱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清衣奈面前:“阿鲁及你在做什么呀,都不看我,难道这些东西比我还好看吗?”

      清衣奈从文件堆里抬起头,笑道:“好好好,我来看看我们最可爱的乱酱~”

      “啊呀!阿鲁及!你怎么这么重的黑眼圈!啊啊啊还起痘痘了!!”

      “什么?痘痘?!”

      “对啊,你快看!快快快,快敷面膜!......不对,面膜也要对症下药,这种不行不行!”

       一阵兵荒马乱,最终两人一起出发去万屋,采购了一大堆应付各种情况的面膜回来。

      众刃:“……”

      乱酱打探消息计划失败。


      众刃痛定思痛,看来必须得找靠谱点的不被带歪......

      药研挺身而出:“我去。”

      “不行不行,你一点都不像小孩子。”

      因为太稳重而头次遭到全员嫌弃的药总:???



      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周围没有可疑敌人,环境确认安全。

      “小夜?”

      “阿鲁及。”小夜低下脑袋,乖乖走了过来。

      “怎么啦,看你一副有心事的样子。”清衣奈摸摸他的脑袋。小夜扎起的头发像是两只立起来的小耳朵,摸起来软软的,手感一级棒。

      小夜摇摇头,认真的问道,“阿鲁及,你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烦心的事?我想想……”清衣奈以手抵颔,“啊,有了!”

       小夜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紧张的等待着清衣奈接下来的话。

      “最近夏天一到晚上老是有蚊子嗡嗡嗡的,虽然有纱帐还是吵得人睡不好觉,不过从来没听你们提过蚊子的事情,我之前就在想了,果然你们(木炭冷却材浴缸砥石)的体质都是不招蚊子的啊。”

      小夜陷入沉思:蚊子吵→阿鲁及睡不好觉→起床迟。所以,只要向蚊子复仇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于是房内的蚊子被消灭殆尽之后,小夜还细心的在房间周围放了驱蚊草。


      “怎么样,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

      “恩,蚊子。已经解决了。”

      蚊子?审神者被蚊子给揍了???

      小夜打探消息计划失败。



      接连三个都无功而归,众刃表示十分头疼,茶会室一片愁云惨淡。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起身向外走去。



    “主殿。”

     清衣奈正敷着面膜靠在走廊上的躺椅上,尽量小幅度的转头看向婚刀:“一期~”

     一期一振走进身侧,露出无比温柔的笑。清衣奈心里一凉,每次一期这副表情都是抓到自己小辫子了。不是吧,这才多长时间啊就知道了,自己明明掩饰的很好了啊,到底是哪里露馅了?不对不对,这种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哪里有时间纠结这些。

      瞄他一眼,没什么反应。再瞄一眼,还是没什么反应。继续瞄,一期一振无奈笑道:“您这是做什么?”

      清衣奈无比熟练:“我在认错。”

      “主殿说说您错在哪了。”气定神闲。

      “我……不该爬墙阴阳师。”忐忑不安。

      “这两天通宵也是因为这个?”不动声色。

      “……果然瞒不住你。”戳手指。

      “您真的通宵了?”挑眉。

      “是啊……哎?你不知道?”大惊失色。

      “现在知道了。”和善的微笑。

      “……”清衣奈欲哭无泪,“这么套路我,狗子你变了!嘤嘤嘤!”

      一期一振不为所动:“您不打算好好解释下吗。”

      清衣奈放弃挣扎,认命的坦白这两天痒痒鼠开启了为崽挨打……哦不,为崽而战的活动,自己也跑去凑热闹,还针对几个比较难打的阵容而练克制式神,为了避免被发现,就特意在晚上熬夜肝。

      “为什么不对我们直说呢?”

      “还不是怕被你知道我爬墙了会生气……”清衣奈倒吸一口凉气捂住嘴,完了,顺口就给说出来了。

      “我确实很生气,”俯身拾起滑落在地上的面膜,一期一振看向她,“但并非是因为您瞒着我们,而是您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丝毫不考虑自己的身体。大家都很担心您。”

     清衣奈垂下头乖乖认错:“是我不对。”

     “而且,我并不介意您去玩那些游戏,毕竟那是您的喜好。但一切都务必以身体健康为前提。”一期一振的语调依然温柔,却不容置喙。

     “我知道了……”

      “那么,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

      清衣奈抬起脑袋,刚原地满血复活,却听一期一振继续道:“接下来还请主殿您为我解惑,为什么包丁会有去万屋买甜品的小判呢?”

      “是啊,为什么呢,呵呵呵呵呵呵呵……”




——————————————————————

痒痒鼠肝御魂时突然有的脑洞,写给关于最近为崽挨打事件。

初次尝试写文,文笔什么的……恩,写了改改了写的,就这样吧~